每日一名言

现在是




Google

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标准答案

三十多年以前,我回台湾住在一位朋友家时,看到他就读小学的女儿在写实验报告,那个实验是要学生了解蜡烛的粗细与蜡烛的所产生的亮度无关。因为那个小女孩长得很可爱,所以我就坐在她的书桌旁,看着她写那份报告。
那个实验报告是以问答题的方式来进行,第一题是问学生是用哪两种蜡烛来做实验,那个女孩回答是用了一支一公分直径与一支五公分直径的蜡烛来做的实验,当时我看了就觉得奇怪,哪里去找直径五公分的蜡烛?不过我想大概是为了实验,学校特别提供的蜡烛,所以我就没说什么。
第二题是问这两根蜡烛是那一个比较亮,那个女孩写着「一样亮」。我看之后,就问那女孩,那两根蜡烛的灯蕊有多长?结果那个女孩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她说:「不知道。」
做了实验怎么会不知道蜡烛的灯蕊有多长?我继续问那女孩。
没想到那女孩告诉我,他们根本没有做实验,那些答案都是老师给的标准答案,让他们写在作业簿上的。原来这种科目在学校里是不被重视的,所以老师就将标准答案告诉学生,让学生写在作业簿上交差了事。
我当时天真的想着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教育时机,于是我去找一根普通的白蜡烛及一根细小的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将那两根蜡烛的灯蕊先弄的一样长,然后在她前面将那两根蜡烛点燃,让她亲自去观察哪根蜡烛较亮,因为那两只灯蕊不一样粗,所以很自然的可以看出白蜡烛比较亮。我又将细小蜡烛的灯蕊拉长,再点燃之后就可以看出小蜡烛比较亮了。做完这简短的实验后,她似乎很兴奋,因为她没有想到同样的蜡烛竟可以有不同的亮度。
我让她将她所看到现象写到实验报告里去,她有些迟疑,我问她为什么不愿意将所观察到的现象写在作业簿上?
「老师会生气,因为那不是标准答案。」她说。
我当时听了之后,楞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原来那里不是美国,考试及习题都是有「标准答案」的!
但是,不管是在台湾或美国,人生所遭遇的挑战里,都有个标准答案吗?
我很了解这种每个考题都有标准答案的背景,因为我也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而且我也受过没有按照「标准答案」作答而被老师羞辱的痛苦。那是在国文课上,读完了一篇「核舟记」的古文之后,老师要我们写一篇「读『核舟记』后感」的作文,当时全班大概都写的是由那篇文章可以了解到我国古代的精致手艺等等歌功颂德似的文章,但是我的观点却是如果我们一直注重在那些「雕虫小技」,我国的科技永远无法再上一重楼,这个观点显然与老师心目中的「标准」有些差距,那篇文章我拿个零分,老师还当众问我,既然是我不齿的「雕虫小技」,我可有更高的本领?
所以一直到我在美国念大学,我都是很循规蹈矩的在考试时写下「标准答案」,而我在大学理念的是理工科,所以所有的考试题也真是只有一个「标准答案」,这种行为一直维持到我修的那门「美国政府」。
那门课是我的选修课之一,当初选这门课也是有着取巧的心理,因为在那些深奥必修课的压力之下,我想选一些比较「简单」一点的课,来维持每学期自我设下的「最少15个学分」标准。
教那门课的老师是一位嬉皮型的教授,满头长发,深度近视眼镜,说起美国政府的各个部门时,会先按照课本说那个设立那个部门的主旨,及它的功用,然后他会用当前的案件来批评那些部门的官僚,当时正是美国被越战拖的焦头烂额的时候,社会上一片反战、反政府的风气,所以那门课在那位教授的讲授下,很得学生们的赞赏,那时我虽然对整个美国政府及社会风气不太了解,但是也很欣赏他那种以正反两面来看一件事的方法。
期考之前,他没有给我们所谓的考前提要,只是宣布那将是一个「Open Book」的考试,而且考试将在图书馆举行,我们除了教科书外,也可以参考图书馆里的任一本书。
在那之前我没有经历过任何一场可以看书的考试,同时我觉得这门课所能问的问题该就是美国有哪些部门,各个部门的作用及相关的管制是什么,这些资料在书上都可以很容易就找到,所以我觉得该是一场很轻松的考试。
直到我看到考卷!
考卷上只有一个题目,「如果独立宣言在当今的美国社会上发表,会对美国政府的哪一个部门冲击最大?为什么?」
天哪!这哪是考试?这是要我们写一本书哪!这除了要了解独立宣言之外,还要了解美国政府的每个部门,我看着那个题目直流冷汗,真是不知道我该如何作答,美国政府的每个部门不都是按照宪法而设立的吗?而宪法不是以独立宣言为蓝图的吗?这种情形下怎么会有什么样的冲击?
我开始想,教授出这个题目时,他心中的「标准答案」是什么?然后我想到他上课时所用的方法,任何事都有正反两面,一百多年前的独立宣言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下,当然会有所不适用的状况,只是,是哪些不适用的状况呢?
那时我的心态还是台湾传统的考试心态,总是琢磨着什么是「标准答案」。所以我一直在想着教授在上课时所特别提到的一些「失常」的部门,想着那些部门该就是所谓被冲击最大的部门。
于是我根据他上课时所说的论点,将税务局提出来,表示哪该是受到冲击最大的部门,因为独立宣言中曾表示「未经人们同意就征收税金」。当时写完之后我还很满意的认为还好我的记性好,记得他在课堂上说过些什么,要不然还真要教白卷了。
结果那次期考我拿了个B-,那是勉强及格的分数。考卷发回来之后,我发现老师的评语比我写的答案还要多,基本上他同意我的看法(其实是他的看法),但是他也提出了许多我没有想到的状况,最后他的评语是:欠缺对全局的考量。
我参考了一位拿A的同学的考卷,发现他所写的与我完全不同,他认为冲击最大的该是国务院,然后他列出了洋洋洒洒十多个理由,我看了之后第一个想法是:到底该是哪个部门所受的冲击最大?国务院还是税务局?如果是国务院?那么教授为什么会同意我的看法?后来又看了几位其他同学的考卷,我才发现这是个没有「标准答案」的考试,是要我们根据我们对整个课程的了解,来写出我们的感想。教授再经由我们的论述来看每个学生对政府的了解。
从那之后,我才了解到,在学校里最重要的是学如何思考,而不是背诵。人生所遇到的难题,并不是全有「标准答案」,成功的人与平凡的人所遇到问题大致相同,所差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那些方法,正是因为对事情的考虑不同,而造成的结果。
人生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