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名言

现在是




Google

2015年6月10日星期三

大学老师劝告大学生:千万不要成为这十种人

 

我93学年度开始在大学教书,现在是102学年度,扣掉当兵一年,已进入第九年的教学了。因为开课极多,且过半是学期课,所以我教过的学生粗估应该已有五六千人,或许近万也说不定。
一路教下来,透过个人观察,我归纳出一些学生的通病。过去都是在课堂上零星提醒学生,今天就将之整理整理,并加上个人的改善建议,一次提供给自觉不足的同学们。
我教过国立,也教过私立,但最顶尖的学生我没教过,所以不敢说这文章能对他们有所帮助。但「普普通通」的同学,我碰过很多,我相信这些建议能对普通学生有一定程度的提示与帮助。
一、不要当「咩咩人」
不要当学校的顺民。我习惯称那种学校一讲就照听,老师一说就服从的学生为「咩咩人」,像羊咩咩一样。
很多学生在开学时,老是抱怨没有课可以选、很难选、选不到,或是老师助教很贱、口气很差不给加签等等。
课为什么开那么少,理由通常不外以下二者: 1. 学校为了减少成本,就减少开课数以求少付钟点费。2. 单纯因为专任老师懒,只开学分下限不肯超钟点。这两个显然都不是好理由,特别是对缴了大把银子的私立院校学生来说。
但学生除了抱怨之外,并没有采取任何学校会觉得「痛」的行动来争取权益。不会抗争,不会举牌,不会办反对派学生报,更不会找外在媒体,绝食那更不可能了。选出来的学生代表也像仙人一样,只办团康活动,很少去为民喉舌。那为什么会有课可以选?
「学校不可能会理我们的啦!」要抱持这种咩咩人心态,那就一切别提,你就乖乖的当顺民,活该选不到课,活该校内餐厅难吃,活该停车困难,活该学校职员态度差,活该厕所少又脏。
当学生在外面吃顿饭,碰到汤里面有根毛,马上拍照上传,闹得像中了沙林毒气一样;一进学校就变成温柔顺民,挤在一起取暖低声murmur,活像咩咩叫的羊。这真是种很奇怪的心理机转。你们到底在怕什么?学校是能怎样迫害你?
你是缴钱的,他们是收钱的,本质就是买卖,虽然大教授一直强调我们不是学店,大学教育不是买卖,但他们谈钱时可比你精多了,不信的话可以把系务到校 务会议全部录像下来公播。他们只是「劝」(骗?)你不要把这当买卖,以免你跑来要求客户服务。不要期待老师、职员会主动帮你们争取什么福利:他们只要坐在 那边处理日常业务就可以领薪水了,为什么要为你多生事?
除非你让他们浑身难受,否则他们不会动。从学校老师到国家公务员,原理都一样的。你在学校中只会批评学运份子搞东搞西,有失学生本份,但放假回家, 发现老家要被强拆了,想抗争?才发现自己连抗争都不会。想找会的人来?才发现自己也不认识陈为廷。人家为什么要帮你?你连一门课都不会争了,还想争什么大 条的。
越主动出击的学生,大教授们越怕。你是成年人了,请做成年人该做的事。

二、不要当标准答案人
在小学、中学阶段,同学们被喂答案喂到太习惯,到了大学还是在等标准答案。下面的问句在我的随堂作业中很常见:
「这样推论是正确的吗?」 「所以答案是什么?」 「这样可以算是对吗?」
这种学生我称为「标准答案人」。只要有标准答案,人生就一切完满。问题没标准答案,人生如一团大便。
我上课是问题导向式教学,学生要写很多的随堂作业。我通常会在下课前一分钟公布最后一题的正确或标准答案。虽然已经强调不依标准答案给分,是依推理 过程给分,不过总有一大堆学生会在交卷前一刻补上我刚说出的标准答案。明明就没分,但学生们就是觉得此举可让自己在心理上踏实一点。
「对」变得比什么都重要,好像拿到(别人想出的)终极标准答案,人生一切困境就都解决了。这其实是种错误的安逸心态,根本就是懒散。在我教的人文哲学类科里,答案要自己去找,才对自己有意义,他人给的答案,是和他的人生有关,不是你的人生。
因此也不要轻信那些社会贤达、知名人士的人生建议、处事原则,不是说他们讲的是「错的」,而是那些答案是对他们有意义,不见得对你有意义。什么借钱 起家啦、月薪六千也要忍啦,他可以办到,不代表你适用。每个人都是独有特色的存在,你应该花时间去找有关自己的答案,不只是在大学里,也该耗尽一生去寻找 你的目标。
或许,到最后你会发现,人生的答案就是「寻找的过程」,而不是什么特定的标准化结果。

三、不要当屌面人
「屌面人」不是指周杰伦。好啦,你要坚持周杰伦是,我也不太反对。但是他屌得有理由。
不论上课下课,面无表情的同学占了绝大多数,有些还更严重点,可用「屌面人」称之,一脸不屑,旁人实在不清楚他不爽的点是什么。虽然这些同学通常并 无恶意,但是他们都忽略自己正处在一个社交场合中,失去了营造自身形象的机会。不论你喜不喜欢来这一套,你都已经成人,也在成人世界中展示自己,你必须注 意一些细节。
几年前我接到一通电话,来电者是位前辈,他问某位我大学时期的同学是怎样的人。因为毕业已久,我只能依印象回答:「嗯 ……我只记得他是个蛮G8的人。」没想到这句话竟害他失去了这前辈所属单位的工作机会。
我并没有恶意,我也不知道这问题和工作有关,只是在我的印象中,他就是一脸 G8样,所以很自然的讲了出来。他做事不见得坏,就是与人相处的姿态过高,或许他之后改变了,但在留在同学(也就是我)心中的「残像」,就是那样G8。
不论男女,许多大学生并不会注意自己的表情。他们或许会注意外在穿着打扮,该有的发型、服装、搭配都不会少,有些女生甚至会带完整的妆去上学,但这些其实都是不太重要的部份:如果同学一辈子都只记得你的乳沟,厄,这好像比屌面人更惨。
注意到自己表情的同学,少之又少。搭配再完美,只要表情是失败的,就是失败。但表情控制得当的同学,只要其他外在条件不太夸张,就算不讨喜,至少也是个让人觉得和善的形象。
我不在意学生上课对我的态度,但许多老师在意。你就算没在听,但面带浅淡的微笑,绝对比「 :( 」要好。也不用刻意去和同学哈拉攀交情,更不用大声问好,就笑脸走过去,点个头就好。甚至也不用看着人笑,你若练到一个人在位子上思考时也能浅浅微笑,那 就接近大无敌了。(不是一个人ㄎㄎ的窃笑,别人会觉得你大脑有问题或是小丸子的同学。)
这是一种最廉价的门面,微笑不花钱,也不花你多少工夫,无聊时对镜子练练就好,但效果无限。有礼貌、开朗、健谈,都是很好的社交润滑剂,但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好,所以先把最简单的微笑练好吧。照镜子时自己觉得看来不讨厌就可以。
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同学和老师对你的一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力,所以别想说「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些人」,就随便应付。

四、不要当空白人
我称那种书没读到,玩也没玩到,朋友没交到,电动没打到,什么都没干、什么都不知道、不清楚的学生为「空白人」。
我曾请修课同学们自我评估,如果自己高中毕业就出来做杂工打天下,与大学毕业才出去就业相比,在「人生总收入上」,后者要多少年才能追得上前者(当然还要扣去四年学费的成本)。通常要大学毕业后七、八年才追得上,有些同学甚至要花二十年才逆转。
如果大学对你只是读点书,拿个学位就好,那其实CP值是很低的。还有许多事你可以利用这段时期来做,这可能是你人生最后一段的悠闲(或高自由度)时 期。你除了传统的玩社团、谈恋爱等什么必修三学分的之外,去打工,学习一些技能(大学校内学语言是最便宜的),考照,或是搞学运,出去壮游等等,什么鸟事 都可以尝试,四处探索看看什么对自己有意义。
这是老生常谈,你会觉得没啥新意,但问题就在于,你明知道这点,但你还是困在读书之中:往往一整个学期什么都没搞,课本也没读,到了期中期末才拼命 念书拼过关,然后就虚无的过了这半年。因为玩,所以没读书的人还算好的,他至少有玩到,有些人甚至连电动也没打好,漫画也没看,妹也没亏到,等于什么都没 干。
这种「完全是浪费时间」的空白人学生,我实在看太多了。怎么办?我的建议是(在可以兼顾读书的状况下)找一个读书以外的事情栽进去,想办法搞出一点 名头。在房间举哑铃练成肌肉男也可以,不用搞什么多伟大的事。做出一个之后,再看看能不能发展出第二种、第三种不同的发展向度。
「大人」常说学生的本份就是读书,不要搞东搞西。那是骗小孩的,中老年人又有多少顾好自己本份的?家庭主妇有认真扫地吗?上班族有认真写文件发公文吗?大家也都马在滑手机。如果大学只有认真读书,也是很好,但你觉得自己真的读得起来吗?

五、不要当不理不理星人
有些人天性孤独,这不是他的错,孤独也很好,但别「不理人」,你就算一个人独自活动,也应该透过观察他人来反省自我。有时候大学的校内道路人山人海,看似热闹,但其实也都只是一堆来自不理不理星的外星人,是无数个孤独的小个体。
如果对于前面的第四点,你实在想不出来能干嘛,那「观察其他人」是你一定可以做到的一门功课。我大学时期最遗憾的一点就是和同班同学不熟,因为我都在外头胡搞,当学生政客,错失了许多观察同学的机会。但有失亦有得:我也因此有许多观察学生政客的机会。
有种研究方法叫田野民族志,讲起来很专业,但你不需要做到很专业,你只要准备本小笔记或开个计算机文件夹,记录你在大学里的所见所闻就好,最好以「个人」为记载的单位。
久而久之,你就会拥有巨大的「人力资源库」。从同学、学弟学长学姊学妹,到老师,到不认识的学生,到学校职工,到临近地区的某位个性角色人物,你注意观察的人越多,你就越能够认识自己:每位「他者」其实都是一面镜子,可以照映出某个角度的自己。
观察某个学长有什么优点,你可以思考对你而言,你自己需不需要这种优点,为什么需要或不需要。某个老师对你有负面看法,你就可以思考这种看法对你而言的意义是什么,你需要在意吗。
这种纪录不见得要形诸文字,你可以将之内化成一种能力,见人就反思自己,久而久之,你就会发现真正有意义的「自己」。
就算是喜欢交朋友的学生,也常因为忙于和人表面交关,并没有深入去观察自己的那些朋友。你虽然活在人群之中,但你仍属孤独。

六、不要当兴趣人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兴趣人」的文章,反对大学生只追求兴趣的风气:多数大学生都主张选课要选有兴趣的,社团要参加有兴趣的,出去工作也要找有兴趣的。每次看到学生说「这不是我的兴趣」、「和我想要的不一样」,我虽然会细心引导其脱困,但其实也都觉得有点倒弹。
我的意思并非指人完全不该追求个人兴趣,我的主张是,年轻人不要被兴趣绑死、绑架,因为你还有很多发展可能性,你觉得的兴趣可能不是你真正的兴趣。
你可以挑选一两件自己没兴趣的事情来做,甚至发展成长期的功课。比如说学一些罕见且没啥大用的语言,考一张不太可能会用到的证照等等。或许你会发现 那也是你的「兴趣」,只是之前不知道;当然也有可能那始终都不会成为你的兴趣,这时你不妨就当成是磨练自己的意志力。一种控制自己的意志力,继续把它的流 程走完。
我十几年前读台大的时候,虽然是很小样本的观察,但我发现台大学生与其他学校的学生相比,最主要的差别就是在于意志力,意志力比较强。尤其是为了争 胜夺权的那种权力意志。就算是很无聊的打电动,打麻将,打撞球,打嘴炮,就是会不顾一切拼死拼活到最后。台大学生很会打电动的,如果真的要练的话。
而普通大学生在这方面就弱多了,我看过太多「最后一刻」前好几刻就决定放弃的人,报告生不出来,专题做不出来,考试读不完,电动中离。放弃得太早了。很多人都推说是这种东西我没兴趣所以弄不完,但说穿了其实只是意志力太弱。
那要怎么练意志力?我不是要你一下就练到台大那种期中期末考寝室灯亮一周不关的那种神经病程度,我只要你练一种小功夫:不管上什么课,通通都做老师 讲课内容的摘要或笔记,要当场写,不要录回去整理。就算一小时只写下二十个关键词也好。这不是要让你融入课程,而是要训练你的集中度,自我控制力。我也知 道有些大学课的内容很渣,没有笔记的价值。
几年前我应邀请回小学母校座谈,因为我是该校资优班出身,所以和几个当年同学一起与现今的资优生及家长谈谈过往求学经验。在不是我开口的时间中,我 注意观察场中那些小学三到六年级的资优生:他们在无聊的两、三小时会议期间内,没有噪动,就是坐在位子上听大人讲什么,或是静静做自己的事,画图,读书。
两到三小时!这让我非常震惊。在会后结语时我特别提到:「在座的果然是资优生呢,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吵闹,自我控制力很好。我现在教的大学生们,大概十分钟就开始蠕动了。」
练习专注的摘要老师讲的话!这是很重要的自我训练。我知道现在大学生都做不好,因为我会在课程中设计题目让学生来执行这样的工作,但经过一学期的训练,能够做到标准以上的,仍不多人。所以大家好好练练吧!对集中注意力,提升意志力一定有帮助的。
结语 我要赶快在此做结了。我算了一下这篇文章的长度,已经快要超过普通大学生的阅读忍耐值,就先此打住吧。当然,我觉得普通大学生应该避免的事,绝对不只以上 六点(如「不要当嘴炮人」),将来有空会再推出续篇。我也知道一些老师、家长不会认同我的看法,呃,那就请各自在教育的路上努力吧。

七、不要当嘴炮人
很多人期待这一部份的论点,但我要提的「嘴炮人」和诸位的想象应该有不小的落差。我想谈的,不只是那种一张嘴嘎嘎叫不做事的学生,而是更广义的,那些把时间都花在沟通上的学生。
很多人抱怨吃饭聚会时大家都在滑手机,出去旅行花一分钟拍张照花十分钟上传FB加回文讨论。这就是我所指的那种「嘴炮人」,花太多时间讲,做得太少 (当然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张嘴嘎嘎叫但不做事的人)。不只大学生是这样,一大堆上班族也都是,但大学生算是嘴炮人中势力最大的一支,因为他们最有空可以 「嘴」。
嘴炮人学生执着于制造话题。因为透过做实事来制造话题的成本很高(比如说做出一只钢弹模型),所以都用一些小事来制造话题:帮路旁猫狗拍个小照、和朋友吃个小饭、在机场打个小卡等等。每天光是交换这些事件就已经忙到没空离开通讯设备。
实时通讯软件是沟通,手机是沟通,FB也是一种沟通,当然见面讲话也是。嘴炮人花太多时间在沟通上,「做正事」的时间比重就被压缩得相当低。不信可比较学生在图书馆「真的读书」与「用通讯软硬件」的时间比例消长。这可以跑大规模量化研究的。
我读大学的时代,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手机。网络盛行的是BBS,但大站三五百人就算很吓人了。我们也会把时间耗在通讯联络上,但因为工具少、贵且不便,所以我们多数是当面聚会沟通。当面沟通也有其成本(吃吃喝喝也要钱),所以不会拖太长。
我们在讨论后,通常是各自执行「会议结论」:从功课到社团,从办报纸到网络创业,做的时间比讨论多很多。当年我们四个人在快餐店花半个小时开个会,一份四版的小报几天后就印出来了。现在学生花了一堆时间开会讨论、网络传讯,结果往往是下次再议,因为再议的成本很低。
怎么办?我的建议并非「完全不讲」、「戒断网络」,那太极端。现在这个年头,如果突然在FB没有动静,很多人会以为你死掉了。
我的建议是,如果你很在意「制造话题」,那就制造真正有价值或有吸引力的话题(当然最好不是未婚怀孕父不详这种),有计划的去产生话题。例如完成一 件创作,安排一次旅行,吃遍一条街,执行一个读书计划等等,并做记录。有主题的表达自己。沟通成本低廉,不代表你的沟通内容也应该一样低廉。
我有不少学生成为(某种意义上)成功的部落客,他们都是有计划的安排自己的生活,而且在透过媒体有计划的表现出这种生活模式。那并不是完整的「他」 或「她」,却是有价值的「他」或「她」。不管此举能不能赚到钱,能不能成名,这都是让自身价值得以落实的具体作法。他们的网络文章甚多,但我不认为他们是 嘴炮人。

八、不要当不识字魔人
我越来越不清楚「识字」的定义,因为出现了大量高学历的文盲。
我自认表达能力在同事中堪称一流。透过多次的教学观摹,和其他老师比较之后,对这点我还蛮有自信。但我总是会碰到一堆听不懂人话、看不懂人字的学生,而且这种学生越来越多。这种不识字状况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1. 完全漏读
文字版的公告,他就是看不到。就算我再以口头提醒,还是会有人完全漏接。我的上课需知,开学第一堂课当然会讲,教学网站会放文本文件,FB社团也会有,之后上课想到也会一讲再讲。讲了那么多次,到学期中、末,还是会有人来讲桌前问我这课怎么算分。
我说google我的名字就可以得知上课信息。结果他问我叫什么名字。同学,不是不能问老师叫什么名字,只是有些事你实在应该自己解决。

2. 误读
一段文字,学生可以将之重组成完全不同的意思,和我原本意思不同就算了,和其他同学的解读也完全不同,这就是「误读」。
讲个实例。这系列的前文被许多网站转载,有些开放留言。各位吃饱闲着的话,不妨看一看那几百个留言,再比对一下我的原文,看看被「误读」的状况有多严重,支持我和反对我的人,都有误读的情形。我相信多数的留言者都有大学学历,但阅读5000字的白话文章,还是有点障碍。

3. 跳读
我指的「跳读」是为了速读,而快速跳跃阅读文本。不是说这样不行,但你不应该跳过关键的逻辑符号与主词吧,比如把「不」字跳过了,或是把「期末考」跳过。啊啊啊啊这些都是不能跳过的呀。
还有一种跳读是区块的忽略。像很多人都会问这blog的作者本名到底叫什么名字呀?厄。如果你看的是作者本站或授权刊载的网站,请把您的视线框稍为放大一点,上下四处找一下。我的Blog没有设战争迷雾的。

4. 不甩SOP的小聪明者
这些人明知课程有标准作业程序SOP,但就是死都不肯照着跑流程。我都会说明上课作业如何拿分数,如何得高分,有些人就是要照自己的方式硬搞,期末才来一派正气的质问我为什么他字字珠玑却很低分。你对SOP有意见要早讲呀!!为什么你会认为最后一刻来凹可以凹得过??
这种人出社会,很容易成为那种「疑?这里怎么有颗按钮红红的,看样子应该就是要我直接按下去哦?」的那种人。千万别去核电厂工作哦!
怎么改善这些状况?其实这往往不是什么阅读或听力障碍,而是欠缺对于「听」、「读」行动的尊重,也是欠缺对于「对方」的尊重。你不把这事当成重要的 事,不把对方当成重要的人,就会东漏西漏,把具文当放屁。你不把老师当人看,不把他的话当人话听,那他也不会把你当人看。他会当你这个人。
这要从改变处事态度做起。你就算不喜欢老师,也该把他当成需要细心对付的人:就想象他可能造成你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他确实也能造成你的损失,至少当一科,损失学分费与时间。
不用事事都认真听,每个字都认真看,但这种可能会造成损失的,就该端正心态,放在处理排序中的第一位。懒得听人讲话,那就应该先列出要听与不要听的鉴别标准,而不是全面性的懒。


九、不要当心电感应人
心电感应人,就是自认拥有心电感应沟通能力的学生。因为我的课都用随堂作业计分,所以学生会写信问目前我累积分数。我经常收到这样的信:
「老师我现在几分?」 「老师我这学期很危险不知道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老师我会不会不及格?」
引号内就是信的全部。完全没有任何个人信息,没有姓名系级学号,也没有提示他修哪门课。报告学长,完全没有学号!完全没有姓名!完全没有班级!你看到一个曹金生就倒弹,我每年都会碰到十几个甚至几十个。
之前不是有某校的老师抱怨现在大学生不会写信,没有礼貌。有礼貌,但没有寄信者,也没用呀,如下:
「老师安安请问我几分?」
我真的有收过这种来信。我心中弹出的对话框是「安你老师你谁啊?」但我的耻力并没有高到敢寄出这种回信。
这种心态也出现在作业上,我常会收到没写名字的作业。为什么写信和写作业这么重要的事,会没有名字呢?当然,我相信当事人是「觉得」、「以为」自己 有写名字的。这是种很可怕的「觉得」。这些学生以心电感应的方式沟通,可说是嘴炮人的2.0版,或安装了套装感应工具组Pack1。
除了少了名字,还有进阶的心电感应,出现在作业答案上:
「对」(理由呢??我申论题题目有几十个字耶,你答案只给我一个字。)
「我从小就,所以并没有出过国。」(「就」和「,」中间应该有隐藏关卡哦!)
「老师你应该看得出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问题我就不回答了。」(你不讲我还我真看不出来,因为除了这句以外其他什么都没写耶。)
出现在请假上:
「老师我平常都会来,你应该知道没来就是代表我生病了。」(……)
「我们班上没人是因为系上有活动。老师你看教室人那么少应该就会知道呀。」(不觉得应该先讲吗?我也想翘头呀。)
怎么解决?一样!一样!尊重!尊重!尊重你,尊重我,尊重这个沟通的行动,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心电感应。
在大学时期你只需要处理你自己的事,出这种错,死的只有你一人。等你有朝一日开始承办大业务,你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日前参加一个应有千人出席的集会,收到通知信时我就知道铁定会出大包:我是在垃圾信区发现那通知信的。
承办人只寄出群组信,并没有一一去电确认各联络代表是否确实收到。我想他也是透过心电感应确认吧。当天集会开始一小时之后,所有应与会者才匆匆完成入场。承办人当场一通一通打电话紧急叫来的。
你爱用心电感应,事后就需要花更多的时间进行金钱与肉体感应。

十、不要当期末关说人
到了期末,许多学生会来关说自己的成绩。当然,多数是照原来成绩计算规则,不太能及格的同学。这种求情已有悠久之历史,犹记以前期末台大教授研究室 前,也是一大堆虔诚跪地祈求的学生,有时连父母阿公阿骂都找来一起拜,香火鼎盛。现今的问题是,学生关说的内容越来越超过。我碰过比较夸张的期末协商例子 如下:
a.「老师我几乎每次都有来,是不是一定及格。」 (讲每次都有来的,通常有两三次没来。讲两三次没来的,大概有五六次没来。说很常来的,大概一半没来。说有来过的,大概只来三四次。说没来上过课的,倒是真的都没来过。)
b.「老师我上课都很认真,应该要给我及格。」(或许认真,但我只知道你没有写作业。)
c.「老师我成绩累计点数有86点,是不是代表已经及格?」「要240点才及格哦!」「不能直接就换算成分数吗?我只要60分就好。我看到86点以为及格了之后我就不想努力写了啊。」(……造成你误会很抱歉哦。)
d.「老师不好意思期末才来信,学生这学期选课后才找到工作,正好和上课时间冲突,所以都没有来上课。学生非常需要这两个学分,请问是否还可以补救?」(你看,说没来过的,真的就没来过。)
e.「老师我开学后在大陆接到工作,所以来三次之后都没有办法出席,当然也就没有后续作业成绩,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及格。」(连补救方法都没问直接要及格哦。)
看到这些「关说申请」,我相信读者朋友一定会说:「当掉就好呀!」
没错,当掉就好。但我也不是那么不识时务之人。大开杀戒前,我通常会先询问该单位主任(因为我是流浪教师,只是外人),先获得杀人许可证。多数的主任都会爽快发给,但也有主任对我说:
「老师这么热心教学我们是非常欢迎的!现在的学生呀,有时真的是X@$# #$ @% ^ %@# $%^ !@#$@#$,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老师在分数掌握上,可以高分从严,及格从宽。」这种讯息就要特别划线注意。
现在新法规一堆(不能用出缺席当人,缺席超过三分之一以上应提供网络补救教学机会等等),加上当太多人,以后你课可能开不成(没人选),多数像我这 种非本系的兼任老师,若要生存下去且兼顾教学道德理念,只能把策略从「分数不够就当掉」改成「把会被当的这些人想办法拉起来到可以及格」。
多数老师也不敢直接给过关,怕起争议,所以会安排一堆写报告、补作业的方式让学生们在期末的很长一段内「充份补强」。这就造就了大关说时代的诞生。
怎么解决这种问题?造成这种状况的责任基本上是在老师身上,我个人有自己的解决方式,所以对我不算是困扰,但对很多老师来讲,期末到送成绩间仍是个恶梦期。
老师的责任先不谈,我认为同学们应该爽快一点,要就快一点完成补强,期末一周内搞定,要嘛觉得自己达不到标准,就当掉吧!请直接告知老师把你当掉(以免老师自己在那挣扎)。
不要在那边一直蠕动,不找老师解决,敌不动我不动,一直拖。对你没好处,对老师也没好处。关说不对,在那边不关(心)不说(话),更让人火大。请当个敢大声说出「老师安安请把我当掉」的优质大学生吧。记得要留姓名系级学号。
再结语 应该不会有下一篇了。写这两篇文章目的,是提供我学生一份可参考的文本,省得一讲再讲。以下是一些响应部份,和内容比较无关。
有人很在意我的用词太白且不雅,这类批评我当然接受,但我用词太白且不雅的原因是为了「易读」:你用词不白且太雅,不少大学生看三十秒就切出了,内 容再好都没用。很多大教授写给同学的话,都犯了用词太雅的问题,没人看得下去,等于没写。不信?教官室每月每季都会出校安通告,有几个学生看得完?
除此之外,你当然可以批判我的观点,也可批评我脱离大学教学事实、不适任等等。我相信有几万的「赞」,就代表同时会有几万的「干」。不过我并不打算 修改我的论点:这是我在大学教学战场上的实战心得,我认为对学生有帮助。我不会放大绝要批评者跳下来教,但在会当人,平均给分80分以下,每学期要求学生 在课堂中写近万字的老师里,我相信我的教学表现应属前列。
至少在这五六年来,各校的学生教学评量中,我没有课落在所有课程的后50%(应该啦,有些学校没有教师间比较数据);在某些学校的评比中,我还排在 前几名,也拿过总合第一。这些数据都来自我的学生,我相信我的学生就是我最好的评鉴者与推荐者,前一篇文章的第一波转录者中,许多就是我的学生。
有些前辈质疑我,要学生不当「标准答案人」,又给一堆「不要当什么人」的标准答案,不是自打嘴巴。这批评既对也错:这批评「对」的地方在于,如果有 学生看了我的建议就傻头傻脑的照作,那他就又沦入我所批评的那种标准答案人了。而这批评「错」的地方在于,我在「不要当标准答案人」的部份,其实是希望学 生能去寻找自己的答案。你可以从我给的建议出发(其实我也没给什么很明确的建议就是),去思考是否适合你自己;而你个人的结论,当然可以全盘推翻我的意 见。不过,请透过实作来推翻我,而不是用嘴炮。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