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名言

现在是




Google

2015年7月25日星期六

小偷罢工

城里有个小偷协会。这天,协会集体通过了一项决议——罢工。
小偷罢工?不就是说从现在起再没人去撬门扭锁,盗窃别人的财物?再没人到商店里、电车上去掏别人的钱包了吗?太好了,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公民都感到轻松和愉快。
全城只有一位太太觉得遗憾。她对小偷协会的办事效率非常不满,说:“为什么不在前天就决定罢工呢?”原来,这位太太正好在昨天被小偷窃走了一条金项链。
和以往的情况不同,这次有组织的罢工没给市政府造成丝毫的压力。市长在晚间电视节目中发表了讲话,他说:“衷心地希望他们永远也不要再复工了,让小偷见鬼去吧!”
从小偷罢工的第二天开始,城里就出现了新气象:太太小姐们把自己珍藏在匣子里的各种首饰全都戴了出来,珠光宝气给女性增添了魅力。顾客们把钱包像对待破帽子那样随手丢在一个地方,然后去精心挑选商品。这会儿如果有哪位先生对自己装钱包的口袋不放心,还像以往那样不时地去捏去按的话,必然会遭到别人的讥笑:“你瞧见了吗?一个早已淘汰了的动作。”
城里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快乐!这么扬眉吐气!这么有安全感!
好事还在继续。也是从小偷罢工的第二天起:警察的神经头一回松弛了,街上再没有可疑的面孔和值得盯梢的人。警察个个都变得非常文雅,风度翩翩地在街上走来走去。如果偶尔发现有哪个小伙子把手悄悄地伸进姑娘的衣袋里,也不必去干涉——那一定是恋人在暗中传递“我爱你”之类的小纸条。
银行的职员彻底地解放了。总经理正在和清洁队的垃圾箱办公室联系,准备将银行的三千只保险柜转让给他们。
市政厅办公桌上的电话此起彼伏,响成了一片。市长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然而,没过几天,一群妇女来找市长。她们要求取缔警察,理由是没有必要再养活这些成天无所事事的闲人。
市长正和妇女们纠缠,银行总经理来了。自小偷罢工后,人们不再到银行去存钱了。大家说,钱存在家里,用起来方便。所以银行已经面临倒闭,不得不裁减百分之九十的职员。
坏消息比好消息来得更快更多:
生产门锁、自行车锁的工人失业了!保险柜厂家的产品大量积压,无人订货!全城八百名夜间巡逻的队员都被解雇了!车站的小件寄存处关门了!
迫于各界的压力,市长决定派代表去和小偷协会进行紧急协商,希望他们能顾全大局,立即复工。市长还许诺,今后对小偷要从轻处罚。
派去的代表们灰溜溜地回来了。因为小偷们提出了苛刻的条件:要求给他们发加班费。理由是逢年过节别人都休息了,而小偷还在没日没夜地工作。
对小偷们提出的条件,市政府当然不会答应。市长和他的助手们日夜在一起商讨对策。但事情毕竟太棘手了,连最有经验的老议员也长吁短叹。
说出来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道难题居然被一个幼儿园的小姑娘小布丁解开了!
根据小布丁的安排,从第二天起,所有失业的人都有了新的工作:工厂全都恢复了生产,过去成天和锁打交道的工人正兴致勃勃地为儿童们生产玩具;银行的职员被派到了学校,去帮助笨孩子补习算术;八百名巡逻队员还在巡逻,但他们的新任务是提醒孩子早睡早起,看电视不许太晚;车站的“小件寄存处”只改动了一个字,成了“小孩寄存处”,哪个孩子惹人讨厌,就把他送去存几天;最快乐的要数警察:他们的全部工作就是在幼儿园陪小朋友做游戏、玩“打仗”,当然,必须用木头手枪……
第一个问题顺利地解决了,工作人员全都快乐无比。
当天晚上,小布丁在电视台发表了一次讲话。她说:市政府已决定接受小偷协会提出的全部条件。但是,所有的福利待遇只能给那些真正的小偷。谁敢保证协会的会员没有冒牌货呢?为了辨别真假小偷,将举行一次“小偷大赛”……
大赛真够刺激!所有的小偷都激动万分。好啊!大显身手的时刻到啦:
第一天,就有三百多名小偷失踪了!第二天,又有五百多名小偷不见了!第三天,还剩十八名小偷……
到星期六下午,全城只剩下最后一名小偷了。这位正是小偷协会主席、桃李满天下的小偷总教练A先生。
目的达到了。该如何处置这最后一名小偷呢?全城公民提出了种种方案:关监狱,送博物馆,进动物园……就在大家争论不休的时候,又传出了最新消息:A先生为显示本领高强,自己把自己偷走啦!

没有评论: